德艺双亏的太太

先搞笑吧,不搞笑就太搞笑了

一个不正经的性转脑洞 就不带tag了 闹着玩儿而已


“春姐,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张家二小姐看上了九娘,要给她赎身呢!”
“张家?是天津卫那个张家吗?”
“那还能有谁!”
“他家二小姐我也有所耳闻,小名儿叫芸蕾的。说是十一二岁上就来了北平,在城西开银号的郭家长大的那个。”
“就是她呀!”
“妈妈能放吗?”
“那有什么放不放的,你知道张二小姐出的什么价?”
“多少?”
“这个数!”
“嚯!咱们凭良心说,十个九娘的开苞也没有这个价儿啊!”
“嗨,这才说明人家对咱们九妹妹有情有义呢!”
“也是,只要她能对九娘好,怎么不比在这儿强。”

还好我没那么爱你
别人说你不好的时候我真的不在意

不再往前走一步
停在这里就好
看别人为你疯狂为你流泪

我不会

你是很好
我看着你

写不出来啦
坑啦坑啦
不写啦不写啦

昨天现场很火爆啊
更爱大王了


余一左邻李生,京城人士,自幼爱文,弱冠之年入德云社学艺,得艺名九春,取寒菊舒重九,兰发红玉春之意。而立之年已有盛名,捧逗皆宜,其单口乃是一绝。凡登台时,必座无虚席。

李生未闻达之时,余曾观其单口,见其身着皂色长衫,立于三尺红台之上,寥寥数语引得台下大笑不止,三日后仍回味无穷,此乃李生安身立命之技也。

今李生已颇负盛名,余冷眼旁观,知其未为名望所累,甚是敬佩。望其经得繁花似锦,亦可细水长流,百岁无忧,一生平安喜乐。

孤·灯

近来怨念颇深啊 也许该安静一阵子 也许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谁知道呢(摊手)

被封掉了 好在开车的部分可有可无 删了算了 

————————————

故事都是我编的

————————————


淞沪会战之后,上海沦为孤岛。


城外的炮火连天不会影响百乐门的灯红酒绿,洋人的租界里,不管黑道白道,只要你掏得起钞票,就可以在这儿找乐子。


包厢里牌局正酣,角落的沙发上两个男人小声的说着话。


“二哥,那批药品明天晚上送你那儿去,阿力阿天跟你们一起去港口,76号不会为难杨家的人。”


被叫二哥的人穿一件银灰色长衫,戴着金丝眼镜,在这一屋子妖魔鬼怪中间,看着最像好人。


“老四,辛苦你了。”






杨公馆,一个教书先生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进门上楼,闪身进了书房。


“九郎,花魁来上海了!”


教书先生摘下帽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二哥这么着急,我还当是出了什么大事。”


“组织上的意思,以后由花魁直接和你联系。”


“那我倒是要见见他。”


“还不是时候。”






四月初三,郭师父五十大寿,徒弟们来了不少。


“九郎啊,小辫儿前阵子回来了,来打个招呼。”


郭师父是北方人,嗓门高,离得近了九郎只觉得耳朵疼。


“北平一别,已是六年了,你...近来可还好?”


“还好。”


一如六年前一般清冷。




上海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天终于来了,空气里潮湿的气息沾在身上便是透骨的冷。百乐门的侍从都换上了冬衣,为客人拉开车门的时候,露出苍白的手指。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圣诞夜,舞池里男男女女或牵手或贴面,侍者手拿托盘穿梭在人群中,杨九郎打扮的并不显眼,却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


“杨老板不担心前线的战事吗?”


杨九郎听着这蹩脚的汉语,还是没忍住,皱了眉头。


“高桥先生多虑了,莺歌燕舞才是乐土,而杨某一小小商贩,过一天算一天罢了。”

说着和对面的人轻轻碰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略欠了欠身便往门口走去。


阿力已经焦急的等了一阵子,这会也顾不上别的,拿了大衣给杨九郎穿上,趁着这功夫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句:“四爷,香港沦陷。”







回到家里已是后半夜,阿天送来已经译好的电报,是花魁发来的。算起来,花魁和他联系上也有大半年了,他隐隐的觉得这个花魁有可能就是他身边的人或者他认识的人,却总是没有头绪。


电令孤灯于亥月世日,袭击伪政府要员陈友之座驾,清除陈友之及其机要秘书张云雷。


电报不长,可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子扎进杨九郎心里。他看完电报,把纸放在烟缸里烧了,就着火点了一支烟,阿天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阿天,你说这花魁会是谁呢?”


“不清楚,这任务也奇怪,清除陈友之咱们都明白,可他为什么要咱们去刺杀云雷少爷呢?”


“他失踪这六年都去了什么地方,查出来了吗?”


“阿力那边一直在查,现在只知道他去过重庆和南京。”


“重庆...南京...”

杨九郎的手指搭在沙发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到了执行任务的日子,杨九郎从瞄准镜里眼看着陈友之的车驶进射程,从车上下来的却是圣诞节那天见过的高桥大佐。短时间里杨九郎脑子里已经绕了十八个弯,那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瞄准射击一气呵成,等到附近的警察反应过来封锁道路,他已经驾车离开了。





“花魁是谁?”


小羊皮的手套摔在桌上,把正在看卦签的算命先生吓了一跳,。


“老四你这么暴躁可不行,我这心脏不好,再让你吓出个好歹来,你嫂子......”


“二哥你嘴还能再碎点儿。花魁到底是谁!”

杨九郎制止住了可以预见的啰嗦,直接进入正题。


“不知道。”

算命先生依旧摆弄着他的卦签,眼皮都不抬。


“那好,我问个你知道的。张云雷是什么人?”


“你最近安静点,日本人已经注意到你了。”

眼看着是问不出什么来,杨九郎拿起他的手套走出了铺子。


“我答应他的事不能反悔啊。”

望着九郎离去的背影,那算命先生喃喃自语。




傍晚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刚入夜,阿天来敲书房门。


“四爷,云雷少爷来了。”


杨九郎下楼时人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捧着杯咖啡暖手,大衣搭在旁边,门口戳着把油伞,雨水滴在地板上,形成了一小滩水渍。


他穿西装也这么好看,杨九郎没由来的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他脱了西装更好看,这是杨九郎两个小时之后的想法。








两天后,76号传出消息,处决了一批共党分子,其中包括特工总部副处长陈友之的机要秘书张云雷。据传闻此人曾用代号孤灯,策划了一系列针对新政府官员的刺杀行动。





“四爷,新电报。”


“念。”


“花魁凋谢,孤灯保持静默。”


如是我闻————千里江山

更文攒人品 转一张明天三庆园德云八队钢丝节专场的票

————————————

故事都是我编的

————————————

“报!大皇子起兵谋反,已将皇宫包围!”

正在与贵妃对弈的皇帝听了大吃一惊,大皇子从小就是个老实憨厚的孩子,怎么会谋反?!


“来人!宣齐王......”


话音未落,一把匕首已经抵在颈间,带着贵妃娘娘身上独有的香气。


“陛下,臣妾劝您不要动怒,气大伤身呢!”



齐王杨淏翔收到消息后带着他的奔雷军进宫勤王,一路上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尽是叛军的尸首。大皇子一个人站在大殿外,对面是自己同父异母的手足兄弟,和他精心训练的百人铁甲军。


这时有两名宫人押着一个白衣男子走到大皇子身边,杨淏翔看见那男子,握着缰绳的手愈发用力,手背上青筋暴起,脸上却不见任何变化。


“齐王殿下!你可认得他!”

白衣人披散的头发被风吹开,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容,本该闪亮如星子的双眸如今只剩下空洞黯淡。


“九弟,你选江山,还是美人儿啊?啊哈哈哈哈!”

大皇子用手里的剑挑起张云雷的下巴,闪着寒光的盔甲掩不住他狂放的神情。


“大哥!你放了他,我帮你向父皇求情,求父皇不杀你!大哥!放了他......”

杨淏翔的声音越来越低,语速也越来越慢。


“九弟,从小父皇可是最疼你了,要是他知道你性好男风,会怎么样?倒不如你助大哥登位,我保你做一辈子的自在王爷。”


杨淏翔不说话,身后的铁甲军却是一个个箭上弦刀出鞘。

齐王殿下只一个进攻的手势,闭上眼不去看殿前的张云雷和大皇子,只听见耳边箭矢纷飞的声音,马蹄踏在砖地上的声音,刀刃劈在铠甲上的声音。


宫墙内血流成河。




“齐王护驾有功,加赐封邑五千户。”


“齐王淏翔,日表英奇,天资粹美。承顺十四年十二月十日,授以宝册,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系四海之心。”



——————分割线——————

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1、要      2、yes    3、我想试试看 


———————————————



齐王登基的第二年,京城下了好大的雪,百姓都说瑞雪兆丰年。眼看年关将近,皇帝却独自一人离开皇宫,套上马车出了城。马车停在一座小院外,杨淏翔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扣响了院门。


天凉了 让小刀子 飞起来吧

到底是谁

小甜饼小甜饼小甜饼


——————————————

故事都是我编的

——————————————




礼拜一,买卖稀。


可赶上下雨就不一定了。


林子大了咖啡馆里几乎满座,首席咖啡师忙得脚不沾地,一杯又一杯的雷蒙德从他的手里到顾客的手里,大雨天的,暖手,暖胃,暖心。


那个拆二代又来了。


您听说过求婚成功第二天就让人甩了的吗?现在您听说了。也不知道那姑娘是怎么想的,放着帕拉梅拉都不要,愣是给人蹬了,说什么你搞那么大阵仗求婚我不好驳你面子但我对你真是没感情。


结果这拆二代非说是杨晓翔给他出的主意不好,害他到手的媳妇儿跑了,非要他给个说法,每天就往咖啡馆一坐,怎么劝都不听,这都快半个月了。


趁着下午张磊出去吃饭,杨晓翔把大林拉到库房,一脸神秘相看得大林小腿发软。他一边往门口退,一边颤着嗓子跟杨晓翔说:“翔...翔哥,我对小...小珍是忠贞...忠贞不二的!你可不能......”


“闭嘴吧你!想什么呢!我是有事想让你给出出主意。”


“哦那行,什么事?”

要不说呢,大林这孩子就是厚道,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踏上了“助纣为虐”的道路。


“哥想追那个拆二代,你帮忙出个主意吧!”


“哥,他是个男的。”


“我还不知道他是男的,你哥眼睛小但也不瞎。”

杨晓翔伸手就是一个脑奔儿。


“那就......请他喝咖啡?送花吃饭看电影?诶对!你带他玩儿蹦极去啊!然后跳下去的时候给他表白,这多带劲!”

大林一脸激动,深切地感受到了自己作为军师的自豪。


杨晓翔听完想了一会,凑近大林耸着鼻子闻了闻。


“哥你干啥呢?!”


“这主意够馊的。”



晚上张磊再来的时候,杨晓翔做好了咖啡没用大林,自己端给了张磊,然后坐在他对面,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张磊,我发誓我给你出主意的时候是抱着满腔热忱希望你能求婚成功的,可后来的事他实在是跟我没关系。”


张磊斜着眼看他把咖啡放在桌上,也不去喝,只倚着靠垫,整个人窝在沙发里。


“那不管,我好不容易脱单了,现在又出这么档子事,就是你给出的主意不行,你得负责!”



“那我把我自己赔给你行不行?”


杨晓翔鼓足了勇气终于说了出来,可惜他低着头,没看到张磊脸上精彩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后是强装淡定,然后是偷笑,再然后是不自觉的咧嘴笑,眼珠子里都透着“开心”两个字。



吧台里刷杯子的大林感觉到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是条微信,俩字:


谢了


发件人备注:未来杨嫂







当杨晓翔站在青龙峡的蹦极台上时,张磊问他:“翔子,你怕吗?”


“不...不怕...”


“翔子,你看我一眼。”


“嗯?”

杨晓翔脸皱的跟包子似的,哆嗦着睁开一只眼,还没看清张磊,就被带着跳了下去。


“啊!!!!!!!!”


耳边是呼啸的山风,杨晓翔紧紧的箍住张磊的腰,不敢睁眼。


“翔砸!我爱你!”










“磊磊,合着你早就贼上我了?”

“才不是,是大林看你单相思太可怜才跟我说了,我也是可怜你没人疼才就接收了你。”

“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你...你爱信不信!”





“所以你们俩到底是谁先喜欢谁的?”

郭·忽然出现·大林系着围裙趴在椅子背上,一脸“乖巧”。


大鹅怎么叫?

该呀

对 我发烧了
苦难是一把钥匙
————————————
故事都是我编的
————————————

39度6。

发烧了。

姐姐姐夫带着安迪回了天津,大林在剧组,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想找点药吃,可是头晕脑胀的,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下午,天都黑了,外头在下雨,听着动静一时半会停不了。从床头柜里摸出大林的ipad,找出之前和九郎合作的视频,总觉得听着他的声音踏实一些。

还真想他。

掏出手机给他发微信:
你干啥呢?


过了十分钟才回:
和媳妇看电影,羞羞的铁拳,还挺好看的。


手机丢开,视频里正好到那句:

像平常有个感冒发烧了,都是九郎陪着我。
那是应该的!


舞台上都是设计好的,我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信了呢?

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