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杨太太视角试水)

新视角 还没有草稿 真不容易啊
@顽固芋圆 
——————————————
故事都是我编的
——————————————


我和翔子算是青梅竹马,他小时候就是成天一副笑模样,所有人都喜欢他,我也不例外。

结婚是两家父母商量定的,我没有什么异议,留学归来之后国内的同学朋友已经都没有什么联系,虽然我不觉得结婚是人生中一定要做的事,但如果一定要结婚,和他也挺好的。

我和翔子工作都忙,领了证之后也没有时间筹备婚礼,我出差他商演,天南海北的飞,很少能碰到一起。所以当他跟我提出离婚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象中的怒不可遏,而是很平静的问他原因。

他说他爱上了他的搭档,哦不对,是他发现他爱的是他搭档。

嗯,这个理由……

他的搭档我见过,跟我们一起去看过演唱会,现在看来似乎是我和他们一起。他比翔子小三岁吧大概,从小学艺,没念过什么书,人倒是不错,善良,和气。

我说咱俩离婚这个事要怎么跟爸妈解释?他说照实说,都是他的错,跟我没关系。

看他那副样子,我忽然想起小时候我吵着要他带我去河沟里摸鱼,结果我太淘气掉进水里,裹着他的校服回家之后我妈要打我,他给拦住说:“二婶儿,都是我非要带媛媛出去的,您要打就打我吧!”

那会儿觉得他倍儿帅,挡在我面前的背影倍儿高大。

“他知道吗?”

翔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我说的是谁之后,叹了口气。
“不知道。”

“是他不知道还是你还没让他知道还是你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好吧我承认这种问法对于翔子来说难度太大,他抬手在眼前挥了几下,似乎是想赶走刚才的问题。

离婚协议一式三份,我在每一张纸的右下角都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梁毓媛。

民政局还挺有效率,当天下午我就拿到了崭新的离婚证,原来离婚证也是红色的。

回到家里给上司回电话,答应他调回美国总部,收拾行李,预约办签证,忙起来也是有好多事情可以做。

翔子去园子演出,我说一起吧,今天不是给他过生日嘛!我还给预备礼物了呢,当不了嫂子,就算个街坊姐姐呗。

我们到的时候,张磊已经上台了,翔子没带大褂,穿着自己的衣服撩开的下场门的帘子。

我从二楼看他,还是一副笑模样,和小时候一样。

散场前我到后台拿走了他的车钥匙,等红灯的时候给他发消息:
我开车回去,你今天不用回家。



再见到张磊是在时代广场的NASDAQ,屏幕上的男孩穿着蓝色的大褂,嘴角微微上扬,旁边的同事问我:
“Irene, who is he?”

我想了很久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措辞,最后只能回答她:
“My rival.”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