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暗桩

有意外性转,注意避让。

——————————————

深雷隐云壑,萧墙之祸


我入行的时候,四哥已经是行里数一数二的人物。那时候老太太已经是半退隐的状态,德记很多生意都已经交给了二哥和四哥。三哥明着是对生意没兴趣,只在二哥手底下的戏园子里做个弦师,可实际上,这座戏园子里,每天都有大量的情报消息进出,而老太太在所有的生意里头,最看重的就是戏园子。


老太太五十大寿的时候,戏班子里的几位角儿来家里唱堂会,整本的《大西厢》。我听说有一个是四哥的相好,就偷摸跑到后台去看。本以为会是温温柔柔的崔莺莺,没想到却是那个俏生生的小红娘。


四哥拿惯了刀枪的手正拿着毛笔给人抹嘴唇呢!


唱完戏,班主领着人出来讨赏,老太太一眼就看中了那个红娘,让二哥把人给叫了过来。


红娘到了近前,给老太太磕头拜寿:“祝郭老板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好孩子,多大啦?”


“十七。”红娘本身的男声通透干净,让人眼前一亮。


“嗯,不错,好嗓子!”老太太转头看向旁边的四哥,“老四你看看人家,我让你学个曲儿跟要你命一样,人家比你还小三岁呐!”


二哥在旁边偷笑,被四哥瞪了一眼立刻就收了笑容,虽然我是真没怎么看出来他瞪眼。


“这孩子叫什么名儿?”


红娘愣了一下,看了看班主和二哥,回答道:“叫小雷子。”


“怎么都登台了,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哇?”


眼看老太太神色不愉,二哥赶紧凑到跟前:“妈别生气,这事儿赖我,本来演红娘那个,嗓子突然倒了,才临时让这孩子上的,也学了五六年了,不如趁今儿个这好日子,干妈给赏个名儿吧!”


小雷子说自己是被拍花子的拐来卖到戏园子的,只记得姓张,别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这么着吧,还姓你本来的姓,再给你加个云字儿,以后好好唱戏,咱们这儿不会亏待你。”


班主千恩万谢的领着才得了名字的张云雷下去了。


后半夜,从四哥院子里传出了极为压抑的声音,像是翻山越岭后的喘息,又像是疼极了的哭喊。



过了几天,门房说美凤楼的于老板来了,我赶紧传话进内院,二哥亲自出来迎接。


“这是怎么话说的,茜姨您有什么事吩咐人过来一趟不就得了,还劳烦您跑这一趟。”


“我的儿,怨不得你干妈疼你,说话就是那么中听。但是这回不同以往,出大事了!”


——————————————

后面没有了

评论(1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