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想把暗桩写下去 后悔用第一人称了

消息来得比想象中快,四哥带着我找到戏园子的时候,张云雷已经不知去向,班主都快给四哥跪下了,哭哭啼啼地说他也不知道张云雷会是革命党啊,要早知道那小杂种是那种人,当初就不该收留他。

四哥皱了下眉头,我刚反应过来要拦没拦的时候,他对着班主心口就是一脚,直接踢的人翻白眼倒地。旁边的人也不敢劝,挤在墙角畏畏缩缩的看着四哥。

回到家里,老太太正在堂屋喝茶,看见四哥进去,放下了手里的盖碗说:“老四,今儿一天不见你人影,上哪去了?”

“去各个铺子里转了转,这兵荒马乱的,别出什么差错。”四哥回答道。

老太太端起盖碗瞟了他一眼:“听说你把钟班主给打了?”

“那老货不会说人话,儿子教训他一下而已。”

“放肆!”

瓷片飞溅。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