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如是我闻——子虚记

我知道我应该安安静静去撸探清水河

但是难得有个脑洞不发出来不甘心

——————————————————————

        子虚山向来消息灵通,战报还没传进宫里,山上就已经知道了。


        “兖州大捷,四皇子重伤不治。”


        坐在上首的老者抬手放走了鸽子,纸条握在掌心,须臾间便化成了齑粉,“去告诉老二吧,咱们也该准备准备,迎接远客。”


        宫里收到战报已经是三日后,皇帝听闻四皇子身亡的消息,急火攻心,当场口吐鲜血昏倒在龙椅上,延医问药均于事无补,不到七日便龙驭殡天,三皇子登基是为成帝,一月后让位与长公主。


        子虚山上,本已亡故的四皇子杨淏翔正在临帖,身旁的摇椅上,是正在午睡的子虚山二弟子。


        “九郎,晚上吃什么?”睡醒之后张云雷精神好了很多,抢过毛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好好地一幅字到叫他弄成了泼墨山水。


        “前两天下雨,后山林子里出了好多蘑菇,我去摘了些,晚上给你煮香鸡炖菇面。”说着,杨淏翔拿帕子沾了一点笔洗里的清水,轻轻的擦去面前人脸上的一个墨点,“我说你们修仙的不都讲究辟谷不食人间烟火的吗?怎么你这么能吃呢?”


        “你管着管不着?”


        俩人正腻歪,大师兄推开院门走了进来:“忙着哪?九郎,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事跟老二说。”


        杨淏翔应声出去,屋里只剩下张云雷和大师兄。


        “师兄过来有什么事?”


        “甭跟这装傻,把灵鸢交给我。”大师兄并没有拐弯抹角,上来就直奔主题。


        张云雷一脸疑惑的问道:“干吗?”


        “师父惯着你,你别当我不识数,老皇帝死的时候你是不是偷着用灵鸢了?早跟你说过你身体还没恢复,不能乱用法术,你再这样下去,真神仙也救不了你!”


        “师兄知道了啊?”张云雷低头凄然一笑,唇上的血色渐渐消退,“我只是想让九郎再见他父亲最后一面罢了。况且,打从金陵回来我就知道自己过一天少一天,师兄饶了我这回吧,哪天我去了,还有事拜托师兄呢。”


        大师兄见他这个样子也不忍责备,唤出了灵鸢,驾云而去。






        民间传闻先帝殡天那日,有五彩神鸟盘旋于皇宫上空,上有仙人,容貌仿佛已故的四皇子,亲见者皆云皇帝并非驾崩,而是羽化登仙去也。




        数年后有术士入宫侍奉,深得女帝宠信,其长相与先帝四皇子无二,有好事者旁侧打探,术士说自己前尘皆忘,问其来处亦只得三字:子虚山。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