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散场后在路口打车
看到九郎从街口出来
一个人

此时距队长坐车离开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

忽然想起之前写的一篇文
里面有这么一段

『九涵开车从大栅栏西口左拐进煤市街,到十字路口会停下,坐在后排的九郎跟我们道别之后过马路去停车场取他自己的车,然后回家。』

不说硬拗虐梗的事

只是忽然觉得
一口毒奶

昨天台上九郎说完“老夫老妻”这个词之后说了另一个词
“做戏”

你看这个事
这事闹的

评论(1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