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重逢

加粗的大写HE

希望我不要答辩 阿门 睿兄保佑

万一流程有写错的 就错吧

———————————————————— 

       “小孟啊,一会过来一趟。”

       早上在校门口碰见教务主任给他撂下这么一句就走了,孟祥辉心里直打鼓,这老头子又要干嘛?去年让他去艺术院代西方音乐史,差点给他蜕层皮,那帮学艺术的都是疯子。今年好不容易调到了文学院,课也不多,想着消停停的上课呗,眼看快要毕业季了又给他来这么一出。

 

        中午从办公楼出来,孟祥辉拿着档案袋往学五食堂走,就听见身后有人喊他:

 

        “孟老师,孟老师。”周航背着琴包不敢跑太快,看见孟祥辉站那等他,又紧赶两步跑了过去,“孟老师,听主任说把我划给您了?”

 

        “嗯。”孟祥辉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本来民间文学课程少,他能多去师父那儿,没想到教务主任安排他给一学生指导毕业论文,这不是开玩笑嘛,他自己的本科毕业论文还是找学长代写的呢,让他给指导?老头子八成是喝大了。

 

        “孟老师,其实我论文已经写得差不多了......您放心,我肯定能按时交。”周航看他神色不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儿得罪这位导师了。

 

        米已成粥,指导就指导呗,好歹也混了个“年青有为的我校最帅副教授”名头,本科论文而已嘛,想到这孟祥辉揽着周航肩膀:“走,吃饭去!”食堂也不去了,从46号楼穿出去,带着周航去了西南门外的一家火锅店。孟祥辉明显是常客,轻车熟路的跟前台小姑娘打招呼,径直进了个隔间,坐下之后招呼服务员上菜:“还跟上回一样,嗯……这次换鸳鸯锅吧。”

 

        锅很快端上来,等开锅的功夫,孟祥辉打开了话头:“你那包里背的什么呀?跟个杠铃似的。”

 

        “三弦,不是杠铃。”周航说,“孟老师,要不我先给您看看我的开题报告?”

 

        “也行。”孟祥辉接过周航递过来的平板,安静的看起了PPT,其实这份开题报告他在教务主任那里已经看过一次了,而且被深深的震撼到,他没想到这小孩对传统文化有这么多独到的见解,他一边看报告一边和周航讨论文章构架和对同一历史事件不同文献的记载。一会的功夫,锅开了,菜也上齐了,孟祥辉把平板还给周航,抄起筷子往锅里下羊肉。

 

        “你能吃辣吗?我看你档案写的籍贯南京哈?你们那边的南方人是不是不太能吃辣?”

 

        锅里冒着热气,白汤和红汤裹挟着薄薄的肉片,芝麻酱混合韭菜花酱,一口鲜嫩的羊羔肉是冬日里绝佳的美味。孟祥辉往周航碗里夹了一片肉,对他说:“你也别老师老师的,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叫我孟哥就行,”

 

        “欸,孟哥。”周航安静的低头吃肉,芝麻酱沾到嘴角直接伸舌头舔掉。

 

        “你怎么会写这么个题目?”吃饭都是要聊天的,俩人本来不熟,生活上没交集聊聊学术总归没错。

 

        “我从小就学三弦,还学过京剧,但是后来嗓子不好就没再学了。其实我一直都对传统的曲艺形式很有兴趣,里面采用的一些故事的文本也都特别吸引人。这两种东西结合起来,有他们独特的魅力......哦对了,我还特别喜欢传统相声......”谈到学术话题周航也来了兴致,给孟祥辉讲自己论文的构思、查资料时候遇到的趣事、甚至于小时候学三弦挨打的经历。三斤羊肉见底,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吃完饭俩人一起回学校,路上还在聊,周航下午有课,到了理教楼底下跟孟祥辉道别,孟祥辉说:“你这小孩还挺有老艺术家范儿的,赶明儿应该带你去见见我师父,你俩估计能聊到一块儿。”

 

        周航果然说话算话,按时交初稿、定稿,孟祥辉说是指导,但其实也不过是帮着周航找一些孤本善本。交定稿的时候他遇到了另一个同事,憔悴得不得了,黑眼圈都快掉到下巴上了:“睿兄,你这是受什么摧残了。”

 

        “带毕业生的论文,老头子给我安排了六个,哪个都不省心,再这样下去我都要揭竿起义了。你怎么样啊?头一次带毕业生吧?”

 

        “我那个还行,不怎么操心,就给他找几本书而已。”孟祥辉拿起同事手里的几份初稿随手翻了翻,“鲁迅、张爱玲、嗬,毫不意外还有研究三毛的,这帮孩子也是没点新鲜的,开题之前不都讲过尽量避免这种烂大街的研究方向吗?”

 

        “说了不听能怎么办,听起来你运气不错,定稿交完了?”同事问道。

 

        “嗯,写的挺好的。”孟祥辉说着把论文还给同事,“我先撤了,约了人吃饭。”

 

        火锅店里,红汤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周航却忧心忡忡的:“孟哥,我们班导说我的论文因为选题比较偏,主任那边也不太看好,所以可能要参加答辩,我心里没底。”

 

        孟祥辉刚夹了个丸子放嘴里,被烫的说不出话,连连摆手,而后喝了好大一口凉水才缓过劲儿来:“你甭瞎想,老头子估计是凑不够答辩的名额了才拉你下水的,反正你论文都是自己写的,还怕答辩?吃饭吃饭,有我呢,这都不叫事儿。”

 

        答辩当天,孟祥辉早早地到了小讲堂,发现教务主任还请来了民乐系的两位讲师。他没敢打扰忙着做准备的周航,而是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掏出手机给他发消息:

        “靠门口那两个是民乐系的讲师,你不同担心,我相信你的专业能力。”

 

        周航那边手机忽然震了一下,他读完消息,抬头环顾四周,看到了即使带着棒球帽躲在人群里也很亮眼的孟祥辉,俩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孟祥辉低头玩手机,周航继续核对他的PPT和打印出来要给老师们看的论文。

 

        答辩正式开始,周航打开提前准备好的PPT,上面是他的论文题目:

        从传统曲艺形式的继承和发展浅谈民间文学研究现状

 

        整个答辩过程中周航都非常镇定的回答导师提出的问题,赢得了学弟学妹们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答辩结束,孟祥辉和他一起去火锅店庆功,孟祥辉说自己要辞职了,学校的学术环境不适合他。周航没说什么,只是安静地吃肉吃菜。

 

 

        两年后,德云社九字科学员招生面试,孟鹤堂和师父一起坐在天桥剧场的观众席,拿到学员名单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一旁的高老师说:“这怎么还有个大学毕业的?年纪会不会太大了点?”

 

        师父笑笑:“咱也不能因为人家学历高就歧视人家。”

 

        旁边的助理按报名顺序喊人,很快就听到:“下一位,周航。”


———————end———————

(其实学历梗是老郭说我们大王的,搬来用啦~)


评论(1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