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老板,栗子怎么卖?

 @KAILI旋要举个栗子_ 的生贺 日常小甜饼

这种风格我可能真的驾驭不来

所以大概是个可以有无限可能的并不完整的故事开头。

————————————————

       西门外头新开了个卖糖炒栗子的门脸儿,挨着华联,杨晓翔去超市打工路过过几次,每次看着门口排的大长队不禁摇头感叹:“这年头,真是什么都能跟风。”直到有一天,舍友抱着一袋栗子风风火火的进了宿舍,袋子还没打开,就闻着了一股甜香味。


       “嗝!翔... 嗝!翔子,我算是明白小时候我奶奶说的话了...嗝!” 舍友不停地捶胸口还是没压住嗝,杨晓翔收拾着一地的栗子皮,抬头问他:“你奶奶说什么了?”

       “我奶奶说...嗝!桃儿...桃儿饱人,杏儿...嗝!杏儿伤人,栗子树底下,嗝!撑... 嗝!撑死人。”

       “你少嘚嘚了,要撑也先撑死你。”杨晓翔说着话,把舍友的杯子倒满水递给他,“连着喝七八口别换气就好了。”

       舍友照做之后果然不打嗝了,又神神秘秘要拉着杨晓翔咬耳朵,被他一把推开:“大哥,宿舍就咱俩,你别跟克格勃似的行不行?”

       舍友一脸八卦道:“我跟你说啊,我媳妇儿她舍友让卖栗子那小子迷得不行不行的,天天买,弄得她们全宿舍都吃腻了,今儿个我是刚好碰见她,才白饶了一袋。哦对了,那姑娘你也认识。”

       “谁呀?”杨晓翔漫不经心的搭茬。

       “旋旋。”

       “谁?”

       不怪杨晓翔惊讶,只是这姑娘他印象太深了,开学的时候跟她打听道,人看他一眼,笑眯眯的说:“叔叔,您是送孩子来的吧?直走过这栋楼往东拐就是宿舍区了。”

       舍友灌了个水饱,打开电脑准备玩游戏,还一副老妈子相的跟杨晓翔絮叨:“翔子,这得想想办法,可不能让咱首都的花季女大学生落到一卫嘴子手里。”

       杨晓翔给垃圾袋打了个结,准备扔到楼下,听了这话又停住了:“你忘了老话儿怎么说的?十个京油子斗不过一个卫嘴子。别管那闲事儿,顶多让你媳妇儿看着点别吃亏就行了。”

 

 

       超市的晚班九点半才下,杨晓翔又被纸品区的大姐拉着帮忙搬货,出来已经十点多了,晚饭还没吃,路过栗子铺发现还没打烊,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了过去。

       “欢迎光临,您来点儿嘛?”小老板跟杨晓翔打着招呼,手里还收拾着装栗子的纸袋。

       杨晓翔想了想,问道:“还有糖炒栗子吗?”话一出口杨晓翔就后悔了,因为他刚发现平常放栗子的盘子已经空了,抬头看见小老板一脸尴尬,俩人面面相觑,就在这时杨晓翔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那什么,剩的这些品相不太好,本来打算当夜宵的。”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纸袋,里面有小半袋糖炒栗子,“你要是......送你吧!”杨晓翔接过纸袋对他说:“为了感谢你送我栗子,我请你吃夜宵吧!”

       海跑西边的胡同里有一家小快餐店,卖炒饼、盖饭、黄焖鸡,老板厚道,给的量又大,杨晓翔经常过来吃饭。到了店里杨晓翔熟门熟路的点了两份黄焖鸡,等上菜的功夫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我看你岁数比我还小,怎么不念书出来做生意了?”杨晓翔掰开一次性筷子,蹭蹭毛茬递给他。

       “成绩太差,也念不出什么来。”小老板接过筷子,“我们家在天津有三个山头的栗子园,也不靠我养家,爹妈一合计就给我开了个店。”

       杨晓翔听了心想:合着这哥们儿还是个小地主。

       很快两份黄焖鸡上桌,小老板大概是头回见这种做法,吃得特别香,还从杨晓翔碗里捞走不少香菇。一顿饭吃完,俩人一前一后往外走,杨晓翔往学校走,后边小老板问他:“哥们儿,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杨晓翔,你叫我翔子就行了。”

       “我叫张磊。”

 

 

       后来杨晓翔就经常被张磊拉着去吃黄焖鸡,还要多加香菇青菜,吃了一个多月杨晓翔都快怀疑张磊是不是黄鼠狼转世了,于是哀求道:“磊磊,磊哥,咱换个样儿行不行?这黄焖鸡我是真吃腻了,不然你接着吃鸡,我吃盖饭、吃炒饼都行。”

       张磊闷闷的答了声“哦”然后继续低头吃饭,杨晓翔看他兴致不高,就赶紧转移话题给他讲学校里的趣事。吃完饭张磊跟杨晓翔说:“杨哥,我想去你们学校看看。”

       杨晓翔带着张磊进了校园,可学校也没什么可看的,他翻了一下手机里的课表,拉着张磊进了教学楼:“走,我带你蹭课去。”俩人从后门溜进教室,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张磊听得津津有味,杨晓翔却只觉得昏昏欲睡,环顾四周发现人来的不少,老师在讲台上慷慨激昂来回踱步,前排学生的水杯没有一个敢敞着盖的。

       下课铃一响,杨晓翔就带着张磊蹿出去了,舍友给发短信说在地大体育馆打球,叫他快去。杨晓翔赶到的时候舍友他们已经输了两场,他脱了外套扔给张磊:“看哥怎么把他们打的跪地喊爹!”杨晓翔上场后两个三分球追平了比分,还不忘给观战的张磊递一个嘚瑟眼神。

       随着最后一声哨响,杨晓翔他们一分险胜,一群人欢呼着扬长而去,张磊和杨晓翔走在最后,出地大校门的时候张磊说:“杨哥,我觉得做学生真好。”


——————end?——————

写的不好...心虚...溜了溜了...


评论(11)

热度(60)

  1. KAILI旋要举个栗子_德艺双亏的太太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刚看到,爱我青😘😘不过你还是要把我卖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