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风雨归舟

一个没有剧情的故事

————————————

      先生辞官之后带着我到了这里,每日间先生在院子里练琴,偶尔带我进山寻些草药,拿到镇子上换点酒肉,日子过的倒也有滋有味。先生说他在等人,却从没说过那个人是谁,我比划着向先生“说”出我的疑问,先生也只是笑笑,让我把酒壶打满。

      早起天气不错,先生拿着琴到院子里弹了一会,反反复复只有一首曲子,而这首曲子先生已经弹了好多年。忽然间西北方向飘来一团乌云,隐约能听见轰隆隆的雷声。眼看要下雨,我把琴用绸袋收起放回屋里的架子上,出来看见先生抱着酒壶坐在草亭里,还招呼我过去赏雨,我拜拜手,表示自己在屋里看就好。风起雨骤,檐下的角铃被风吹的发出当啷啷的声音,空了许久已经积灰的鸽子架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土地顷刻变成了泥地,栗子大小的冰雹砸下来,院里院外的花花草草可遭殃了。山谷间雷声滚滚,听着怪吓人的,门前窜过去一只野兔,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有一帘瀑布从山崖上落到石潭里,激起一片水花。

      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霎时间雨住天晴,风消云散。先生从草亭下走出来,只鞋尖沾了一点泥,手里是不知从哪找到的鱼竿和竹篓。他划着船顺着河道进了大湖,留我一个人在院门口拿着蓑衣,想喊还喊不出来,正担心雨会再来的时候,院里飞进来一只鸽子落在我脚边,我抓了一把玉米粒洒在石桌上,又舀了一小碗清水来喂它。

      目之所及已没有了先生的身影,乌云往东南方向飘去,一道彩虹架在山峰上,石潭里滴翠的荷叶衬着莲花。鸽子吃饱喝足,跳到竹架上休息,生拎着滴水的鱼篓回来了,一看见鸽子眼睛都亮了,急忙把手里的东西都交给我,从鸽子脚上取下一个小巧的竹筒,里面是一张字条。我收拾好鱼竿,把先生钓来的鱼倒进装满水的木盆里,有十几条呢,其中还有两条金鲤,鳞片在太阳底下闪着光,好看极了。

      先生看完纸条,取了一截草绳把那两尾金鲤串起来递给我:“去镇上李掌柜那里,告诉他我要那坛二十年的陈酿。”说罢先生挽起袖子,从木盆里捞出一条鱼,手脚麻利的处理干净,拎到了厨房。我从未见过先生做饭,怕他不小心伤到自己,跟进去却发现他手里动作熟练的很,于是放心的拎着鱼往镇里走。

      拿着从地窖里取出的酒回家,一路上都在想李大叔跟我说的那句话:“童儿,送了酒还回来,张先生今天有客人,你来我这住,你婶子今晚煲汤。”在院门口看到一匹高头大马,屋里有人说话,先生从窗口看到我,连忙招手叫我进屋。屋里有个陌生人,身上的铠甲略有些破损,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口刀,我心里一惊,抬头看那人脸上却没有杀气,只是一双眼睛略小了些。先生说这位杨将军是他的挚友,如今来投奔他。我把李大叔教的话比划给先生看,先生笑着点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折扇递给我:“去吧,路上小心。折扇给李掌柜,告诉他是我的谢礼。”

————————完————————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