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堂良】我们今天仍然未能知道那篇联文的名字 15

事情忽然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故事进展缓慢

————————————————


        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远处传来警车和救护车鸣笛的声音。孟鹤堂蹲下身子,想帮周航擦掉嘴角的血,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你这样,叫我怎么办呢?”孟鹤堂轻声说道。

        一周后,青浦静园。

        新立的墓碑上嵌的是周航第一次出书时拍的照片,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像是下一秒就会告诉你那只把主人公推下高塔的血手属于谁的身体。秋日的晨雾使远处的淀山湖变成了仙境,孟鹤堂还记得,周航在某一个采访里说过他喜欢到处游玩,其中最喜欢去墓园,看墓碑上的照片、墓志铭,有些墓碑上还会有墓主人的生平,有的平平无奇,有的异常精彩。而在他走过的那么多墓园里,最喜欢的就是清浦静园,有山,有树,还有会在秋日里变得无比梦幻的淀山湖。

        “孟哥,走吧。”身旁的九良握住他冰凉的手,温热从两人皮肤接触的部分一点点传进孟鹤堂的身体,孟鹤堂反手与他十指相握,两个人往山下走去。

        车子驶上回城的高速路,从上车就坐在后排的孟鹤堂忽然开始大颗大颗的掉眼泪,直到整个人支撑不住的在座椅上。周九良透过后视镜看了个清清楚楚,却不知道该怎么劝,他能做的,只有升起隔板,给孟鹤堂一个能发泄情绪的空间。

        生活还要继续,孟鹤堂还是要忙工作,还是要应付各种酒局饭局,他还是那个叱咤商海的孟总。可是周九良知道,他们两个再也回不去当初一起在苍蝇馆子吃烤串的时光。仗着父亲的关系,他把好几个大单介绍给孟鹤堂,部队不像地方上,内部禁令比较多,相对的就没那么多酒局,孟鹤堂也就不至于经常喝到最后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

        可孟鹤堂似乎并不领他的情,还是经常会醉醺醺的被助理送回来,还是会拿签好字的合同给他看,然后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

        “没必要跟醉鬼讲道理。”周九良这样劝自己。

        可这醉鬼明显不及自己体贴,喝多了总是特别分裂,给他洗脸的时候还勉强算乖觉,抗拒也只不过是哼唧几声,换衣服的时候就不干了,整个人缩成一团蹲在浴缸里,双手乱挥的碰到了淋浴的开关,正好浇了周九良一身,而他这个始作俑者,只是看着落汤鸡一样的九良,倚着墙吃吃的笑个不停。

        很好,好极了的好。

        周九良生气了,很生气,气孟鹤堂不知道保重自己,气他脑子里那个偶尔会跳出来想念周航的孟祥辉,更气自己为什么就是不能丢开手。他粗暴的剥掉孟鹤堂身上满是酒味的西装,扯开领带,衬衫的扣子在拉扯下崩掉了两颗,领口敞开露出锁骨上的一道伤疤。

        那是周航的印记,是孟祥辉和周航。

        想到这,九良渐渐冷静下来,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上前关掉了淋浴喷头,轻声细语地哄着那个醉鬼从浴缸里出来,哄着他换好衣服,哄着他在床上躺好。等到孟鹤堂睡着了,他才关上灯走到阳台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告诉康纳医生,那件事抓紧做,我要孟祥辉永远消失。”

————————————————————

下一棒是阿柒,但是我找不到他的ID了

哭ing


 @情讷 好的 他改了ID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