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第七年的月光

       夜幕降临,撒龙把折叠桌椅码到店外的空地上,支起了两颗高瓦数的照明灯,二手音响里放的是女儿小鬼自己录的歌,客人们渐渐增多,街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

       甄老板死后,撒龙盘下了他的店面,就为了离小鬼上班的发廊近一点,方便照顾她。小鬼虽然一直对这个失散多年的父亲心有芥蒂,但还是会在空闲的时候,来给撒龙帮把手。

       麻辣烫店从来不缺生意,撒龙忙几乎脚不沾地,这时听见外面有人喊他:

       “龙叔,煮碗面!”

       撒龙答应了一声,并没有回头。他知道,这个时间,除了周航不会有别人来麻辣烫店吃面。周航搬来M镇不到两个月,撒龙对他知道的也不多,听说是从北京来的,失恋了想换个环境,后来又听他说是在等一个人,撒龙不明白,只是感叹自己年纪大了,看不懂这些小年轻。

       周航每天晚上在旁边的便利店买一包紫薯夹心的棉花糖,然后到撒龙的店里吃面,有时小鬼下了班过来,俩人聊音乐能聊到打烊。撒龙因此以为小鬼很喜欢周航。他曾经偷偷的探过女儿的口风,却得知女儿一直把音乐梦想放在第一位,而且周航住在M镇是在等他的爱人来接他回家。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就到了十二月,小鬼早在十月就买了好多圣诞节用的装饰品,一进十二月就开始在玻璃上贴圣诞老人,挂圣诞星星。周航来的时候,还被强行戴上了一顶红色的圣诞帽。

       第二天,周航收到了一封从北京寄来的信,下午他找到小鬼,给了她一只U盘。

       “小鬼,U盘里是我跟你说过的那首歌,我录好的吉他跟三弦和声的配乐也在里面。这段时间多亏了你们的照顾,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拜托你,那就是将来你红了,一定要帮我把这首歌发布啊。”

       拿着U盘,小鬼一脸的不解:“小航哥,你要回家了吗?”

       “看吧,不一定。”周航笑着拍拍小鬼的肩膀,“看这天气怕是要下雨,我先回去收衣服了。”

       当天晚上,周航没有来吃面,撒龙想着他可能是有事,也没太在意。连续三天,周航都没有出现,镇上也没有其他人看见他,撒龙心里有些着急了。第四天,何侦探和镇上的警察找到了店里,他们才知道,周航在七号那天晚上,一个人跑到海边的望月礁,吞下了一整瓶草枯萎。

 

       十年后,流行天后鬼超红世界巡回演唱会第一场安排在了大巨蛋体育馆,在她的成名曲《为你变成杀马特》结束之后,热情的粉丝们不停地喊着“安可!安可!”过了不到一分钟,音乐又一次响起,升降台把鬼超红送回舞台上,她换上了白色的一字肩长裙,之前高高绑起的假马尾辫已经被卸下,及肩的头发有着完美的弧度。

       “最后一首歌之前,我想给大家介绍我的一位朋友,他从小学习三弦,十七岁时遇到了那个他决定陪伴他一生的人,那个人便成了他所有的少年时光,他们两个曾经用吉他和三弦合奏,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旋律。后来我这位朋友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放弃了他的爱人,他的感情,以至于放弃了他的......”

       说到这,鬼超红的声音有些哽咽,做了一次深呼吸之后,才重新缓缓地说道:“放弃了他的生命。他写了一首歌,希望我能帮他借着这首歌,告诉那个人。”这时,鬼超红身后的大屏幕上打出了歌名,是周航苍劲的字体。

 

第七年的月光

 

       整个舞台只剩下从鬼超红右侧打过来的一束追光,她站在舞台中央,听着三弦的声音响起。

 

 

       你送的月亮

       悬在传说的永无乡

       我能否变成风

       穿过窗轻吻你的脸庞

       ...

       ...

       ...

       三千个月亮

       也不如你明亮

 

       灯光逐渐变暗,伴着音乐,鬼超红空灵的声音唱完了最后一句:

 

       你听到吗

       第七年的月光

 

 

       千里之外的北京,孟祥辉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客厅的电视里正在转播鬼超红的演唱会,听到三弦声音他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呆呆的站在厨房门口,听完了整首歌。

       演唱会结束,电视上的画面转到了娱乐新闻,孟祥辉忽然觉得有人拽他衣角:

       “爸爸,炸鸡柳要糊掉了。”

 


评论(1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