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秋夜即景

第一次写他俩,有点方......


—————————————

        连续三天的高强度演出实在是折磨人,终于熬到周三散场,李九春上场前接到梁禹的信息,说会去接他下班,因此回到后台就没着急换衣服,T恤配上水裤和圆口布鞋居然毫无违和感,只是最近又瘦了不少,衣服穿在身上晃晃荡荡的。


        胡同里抽根烟,眼见着入秋,夜风吹过竟有了一丝凉意,抱着胳膊仰头看月亮,被云彩挡住了一点。


        “又快十五了吧?”九春心想。


        剧场隐蔽的后门忽然被推开,出来的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手里拿着件薄外套朝他走过来。


        “就知道你跟这儿猫着呢!”梁禹走近,把外套搭上李九春的肩膀,看着他乖乖地穿上袖子,抬手呼噜了一把他才烫没几天的卷毛。


        李九春吸了最后一口烟,侧身吻住那个人的双唇,把烟雾都渡了进去,然后坏笑着看他咳出眼泪。


        梁禹拍着胸口给自己顺气,笑着说道:“你就不学好吧你!”


        摘了眼镜李九春看不清远物,他凑到梁禹跟前,近到梁禹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眼睛里的红血丝,心里不由得一阵发酸。


        “回去吧。”梁禹说。

        “外面散了吗?”李九春趴在梁禹肩头,头发蹭的他的脸有些痒,可能也不只是脸痒。

        “够呛,我来的时候看外头都叉严实了,就从侧门进来的。”梁禹把手搭上他的后背,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只觉得肩胛骨摸着更明显了。


        “春儿哥。”

        “嗯?”大概是有些困了,九春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倦意。

        “你身上怎么那么香啊?”梁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烟草味之外闻到了冷冽的佛手柑的味道,还有一点茉莉味。

        “大概是香水吧,观众送的,我也觉得挺好闻。”九春直起身子和梁禹对视,看着他笑的眼睛成了一条线,“你现在越来越随你情敌了。”

        梁禹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情敌”是谁,随即伸出食指轻点他的下唇:“哪辈子的事了,你还拿出来说,现在只有你,就你一个。”


        “那以后呢?”李九春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可他今天就是想无理取闹。他双手抱着胳膊,靠着路灯的灯杆,盯着梁禹。


        李九春生的好看,连脖子都好看,梁禹忽然想起不知在哪看到有人说过,李九春这样的,就应该被人搂着脖子接吻。

        然后梁禹就这样做了,但在这之前,他哑着嗓子对李九春说:“明天也只有你一个。”


        一束光洒下来,分不清是路灯还是月亮。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