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九字科挺好的

既恨你们知道的太多了,又恨你们知道的不够多。

——————————————————

编个故事闹着玩儿而已

其实我先前还真觉得是九龄抢了大王九字科老大的位置来着,不过后来也看开了,排名不影响本事,大王很好,很好。

九龄我不太了解,大概,也是很好的。

——————————————————


        “听说先生要给九字科空降一个大师哥了。”

        “我也听说了,据说是鹤字科刷下来的,还是个小孩儿呢!”

        “军儿哥,你九字科大师兄的位置怕是不保咯!”

        ……

        风言风语传得最快,李众军一只耳朵听着,一只耳朵往外放,他并不在意这些,当初来的时候就没想能怎么着,无非“喜欢”二字而已。至于他们说的“小孩儿”——张仲元,他并不陌生,人家也不是什么鹤字科刷下来的。按先生说的,仲元年纪太小,放到九字科对他以后的发展会更好。

        但是他没想到,张仲元会来找他,在拜师仪式前一天。

        俩人关在练功房里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张仲元一脸轻松地走了出来,留下李众军一个人收拾一地的烟头。趴门缝的学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既好奇又遗憾。

        妈的!练功房怎么盖得?隔音也太好了些!

        拜师仪式结束后,李九春在剧场门口的公交车站碰到了张九龄,太晚了,街上也没什么人,就他自己坐在马路牙子上等车。李九春一掐闸,单脚支地喊他:“师哥,我送你一程啊?”张九龄站起来掸掸衣服上的土,跳上了单车后座。

        “我们家可远!回头你累趴下可别怪我。”书包扔在前筐里,张九龄双手把着车座,故作老成的说道。

        “那你跟我上我们家得了,这大半夜的,你忍心我自己一个人走夜路啊?”车子经过一段石子路,不停地颠簸让九龄顺手就扶住了骑车人的腰。

        “你想摔死我是不?”抬手想打他,却发现这种行径太像偶像剧里的小女生了,遂又讪讪的收了回去。

        都八月了怎么天儿还这么热呢?

 

 

        “大师哥?您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

        “辫儿哥四周年纪念日我肯定得来啊!春儿哥最近又瘦了吧?”

        “也没有,就是最近太……”

        “大楠叫我了,我先过去看看哈!一会儿聊。”

        望着九龄接着电话走出去的背影,九春喃喃的说了一句“回见”。

 

 

        高架上看见个有趣的车牌,九春拍下之后打开了微信,从好友列表里搜到张九龄,点开对话页面,想了想又关上,返回到了微博的界面。

        发财吧大掌柜@德云社张九龄

        点击“发送”


 

        “军儿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先生怎么就决定……我去跟先生说,让他别把我放第一个,你比我强,将来准能比我红。”

        “师哥,您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也不是头一天认识,我不是那种人。”

 

 

        三庆书馆,李九春看着台下的观众,真心诚意的说出了那句:“我们九字科没有怂人呐!”


评论(1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