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Wake Up

很跳脱

—————————————

感觉到他的手越发的冰冷,杨九郎躲开眼神不去看监护仪器上的那条直线,不去听医生下达的死亡通知。

“磊磊,这一生,终归是我对不住你。”


铃铃铃!
杨淏翔伸手按下闹钟,打算再睡五分钟。

嗡……嗡……嗡……
这次是电话。

“喂?谁啊大清早的!”
“你好,这里是德云传习社,祝贺你通过面试,请在今天下午两点到德云社天桥剧场报道。”
“啊?噢……哎哎……谢谢谢谢,您辛苦您辛苦。”


“今收你为九字科弟子,艺名九郎,今后要多学多看多想多练,明白相声的道理,许你藏拙,不许不会。上台兢兢业业,下台沉稳自重……”
“多谢师父。”



“大楠,咱师父以前有个徒弟,是师娘表弟的,你知道吗?”
杨九郎试探的问出心里藏了许久的问题,既怕大楠回答,又怕大楠不回答。

“可千万不敢提啊,万一让师父知道了又该伤心了。”大楠把九郎拉到角落,声音紧张的不得了。
“不是,怎么不能说了?”
“当初金子哥走的时候给师父伤大了,可不敢提。”
“我是说张云雷,云字科二师哥。”
“没听说过啊,云字科二师哥不是栾哥嘛!”
“不可能!我考试时候唱的鹬蚌相争就是跟张云雷学的,怎么没这个人呢!”
“九郎,你是不是今天起猛了?你考试不是背的八扇屏嘛?”

杨九郎忽然想起来,考试的时候背的八扇屏里的一番没这人,错的一塌糊涂……

在想当初,东胜神洲,有一块灵石受了日精月华,化作一只石猴。这猴子,寻仙访道,拜师菩提老祖,老祖赐名……赐名什么来着……


诶,背什么不好,偏偏背的没这人......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