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暗桩——番外

我都写了啥?

随缘吧 反正都是假的

一对性转 一对拉郎 随意至极

——————————————

倩姨又来找老太太喝酒了,二哥经常劝,挺大岁数少喝点,奈何老太太不听,倩姨更不听。


但是这次我听到了一个惊天大八卦!


老太太喝酒是不用人伺候的,我站在外头,听见屋里倩姨跟老太太聊天。


“哎,我说。”

“怎么着,师姐?”

“你们家老二跟老四是不是......”

“孩子们的事,随他们去吧,师父当年不也没拘着咱俩嘛!”


二哥和四哥?!

我忽然觉得之前的一些困扰和疑惑都解开了。


为什么每次四哥出门二哥都守着鸽房?

他守的不是鸽子,他守的是鸽子带回来的四哥的消息。


为什么二哥明明医术高超却从来不给除老太太和四哥之外的人看病?

因为对二哥来说只有这两个人最重要,一个是干妈,一个是......


为什么每次四哥出远门回来之后二哥都有两三天不出屋?

因为......


正琢磨着,听见里头老太太喊我:“小幺儿,安排两个人送于老板去后院歇着。”

我挑帘进屋,倩姨果然又喝多了,今天估计得住下,跟着倩姨来的两个人,一个回美凤楼报信儿,一个留下伺候。


老太太也喝不少,但还算清醒,四哥来的时候还能倚着炕桌跟他说话:“九郎啊,你是好孩子,春儿跟你一起,干妈放心。只是你们年轻人也该节制一些......”


当时我清晰地看到四哥的脸“腾”地就红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