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亏的太太

做看客吧,看客不痛

我的师父杨九郎先生—按摩篇

脖子疼……
如果苦难真的是一把钥匙
我大概能趁个钥匙串 宿管阿姨那种
——————————————

张叔最近颈椎病又犯了,师父约了医生带他去按摩,我就非常认命的充当了司机,每天接送。

三年学艺两年效力嘛!

周一下午没演出,把他俩送到诊所我就跟师父一起等着,顺便打两把游戏。师父忽然问我:“小子,查查附近哪有书店。”

我懵了一下,书店?大众点评查了一下有个独立书店,师父跟张叔打了个招呼就让我带着去了。到了地方让我在门口等着,我在柜台边上找了一本画册瞎看,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师父抱着好几本书出来结账。我一看,好家伙!《零基础学推拿》、《人体经络图册》、《求医不如求己》、《手到病自除》。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是独立书店啊!柜台正对着的书架都是英文法文的原版小说,旁边是台湾的竖版散文集,还有店主推荐的牌子底下各种一看封面就巨文艺的书,您这一大摞从哪找出来的?

回到诊所,张叔的颈椎按摩已经临近尾声,师父把买的书扔给我,从衣架上拿下张叔的羽绒服给他穿上,拉好拉锁戴好帽子俩人挽着手出门。留我一个人抱着一摞书刷卡签单,还要面对按摩医生看到书名之后的复杂眼神,心累。

到家之后师父又忙着烧水泡茶,张叔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他新买的书。

“九郎,你买这么多书干吗?”

师父刚好端着茶杯从厨房出来,从张叔手里抽出书本,放进一个茶杯。

“学习嘛!回头你再不舒服了咱们就不用看医生,我在家就给你治了。”

“抠门儿!”不得不说,虽然是从小看到大,但张叔翻白眼的时候一直都那么有气势,我妈都说姆们二爷怎么都好看。

“抠哪?”
我妈还说了,杨九郎的车没人能跟上。

不过后来师父也跟张叔解释了,说是为了学会了好给他按摩,省得约医生太折腾,有时候也来不及,结果张叔感动之余还是拒绝了,至于理由嘛……

张叔说:我可不要盲人按摩。



第二天师父让我最近都不用去家里,诊所也不去了。

评论(14)

热度(60)